June 1st, 2012

Taiwan in a Pot 滷一鍋台灣

(ENGLISH) 還需要我多說嗎? 講真的。不管是不是台灣人,如果看到這鍋不會讓你流口水的話,那只能說,道不同不相為謀。看這一鍋燉爛的五花肉浸泡在醬紅,琥珀色的湯汁… 蛤? 看起來比較像模糊不清,又老又黃的舊照片? 哎喲,哈哈… 就說最近Instagram不是很紅嗎… 想說玩一點“復古”風,跟上科技時代的腳步嘛… 好,不喜歡就算了。 肉燥… 肉燥。小的我還能為肉燥說什麼?這可能只是為外面百個肉燥食譜裡面添加一筆。在台灣料理裡面,肉燥可能是最具地位的,最多用的,最“加一瓢什麼都好吃”的代表作。去一趟台灣,肉燥至少會在餐桌上出現幾次。因為我們什麼都加肉燥。青菜燙一燙,拌點肉燥吃。面煮一煮,湯加點肉燥提香。一碗平白無故的飯淋上肉燥,變成可以讓每個離鄉的遊子感動滿足的一餐。對我來說,這就是台灣的味道。這就是,一鍋台灣。 講到肉燥怎麼可以不說說油蔥,正確來說是豬~~油蔥。這是在台灣味蕾里站舉足輕重的角色的客家菜中,缺一不可的材料。雖然我不是什麼歷史學家,但對我來說,台灣的味道是兩個派系的結合,日本味(殖民的那個)和客家味(被殖民的那個)。絕大部分讓台灣站上檯面的台灣小吃,都有這兩個派系的影子(柴魚,味增加油蔥?誰會想到)。直到50年代,大批“難民”湧進台… 算了,不要犯政治化… 總之呢!台灣食品裡到處都找得到油蔥,飯裡,面裡,湯裡,嘛薯裡,連TM在蛋糕裡都有它! 。 但我今天講的是肉燥。而我必須強調油蔥好壞的重要性。像我爸說的,肉燥好不好吃就看它油蔥香不香。沒錯。正確。那好的油蔥上哪裡買呢?別人我不知道,但我的都是偷渡來的… 每次回去這是偷渡名單上必有的東西。有裝成一罐一罐的,還浸在… 豬油裡的。也有一袋一袋,過濾乾的。從傳統市場買來後,真空包裝,可以在冷凍室裡保存很~~久的時間。 或是也可以DIY。 OK,我還沒試過DIY過。像我之前說的,它們需要用豬~~油炸。很~~多的豬~~油。要是我哪一天有那麼瘋狂,再讓你們知道。 我看看還有什麼… 帶豬皮的五花肉,品質好的醬油和米酒,一些香料…就成了。等等,很多人會說,怎麼可以沒有滷蛋? !但不是我。 怎麼解釋呢?每個人生中都有那麼一樣東西,從小吃到大,從來沒懷疑過它存在的可疑性。直到長大後,才發現原來那一直是他們媽媽自己發明出來瘋狂的奇想,以清除冰箱材料之名,其行懶惰之事。一種習慣的味道,沒辦法用邏輯來解釋,但也無法推翻。這個就是我的。貢丸。天知道為什麼我媽把貢丸加在肉燥裡,但從此以後我肉燥裡就覺得應該要有它!媽,別人都覺得我很奇怪你高興了吧! 材料: 1 公斤又 400 克的帶皮五花肉,切丁 6 新鮮紅蔥 3 顆大蒜1 大匙蔗糖 1  1/2 杯台灣油蔥 1/2 杯醬油(+1/2杯用來調整咸度) 1 根肉桂1/4 小匙五香粉 1/4 杯米酒3 杯水 1 小匙白胡椒 5 ~ 6…

Taiwanese Ragu featured retro

Taiwan in a Pot

(简体)(繁體) I mean, really.  Taiwanese or not, if looking at this doesn’t induce some watering in the mouth, I’m afraid we don’t have anything in common.  Just imagine that gelatinous pork belly coated in DARK, CARAMELLY AMBER SAUC… wait.  It looks more like blurry, grainy, monotone photo that’s seen too…

Taiwanese ragu featured he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