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7th, 2012

Forgive Me I Have Pie-d…

(简体)(繁體) The only equivalent comparison in life to this would be:  In our last two years in New York when we were practically cast out of Manhattan by elitism (FINE, high rents) and moved to… Jersey City where there was a most…

creme brulee pie freatured header

Forgive Me I Have Pie-d… 原諒我做了個派…

(ENGLISH) 我的天… 我的天… 我的天呀,各位!我竟然烤了一个派! 生命中只有另一个时刻可以与这件事相比:就是在纽约的最后两年,我们被极端化的资本分子(好啦,是房租太贵了)赶出曼哈顿,搬到纽泽西河边。就在路边转角,开着一家全世界看起来最悲哀,又热爱红脖子的卡拉OK Bar。我用着比结婚那天还要坚定的信念对Jason说,“不管那天,只要我们稍~~稍微撩起了进去这里瞧瞧的念头,就是我们已经被纽泽西化的那一刻!需要二话不说,马上打包搬门回曼哈顿!”还好,我们成功地在没被纽泽西化之下,残存了一下。但竟在这里被… 发生这样的事。这明确地说明了我在另一个鬼地方待太久了,待到我竟然烤了一个派! 但撇开自我惊吓不说… 这奇怪的满足感是怎么回事?陌生但又充满了… 吸引力。难道烘培师傅无时不刻都是这种感觉吗?难道这就是让他们在每天四处还一片鼾声的时刻,就起身做牛做马的动力吗?一种蓬勃的自我成就感,好像我刚把我的孩子送上哈佛(好啦,应该比较像是把我的狗儿们教成导盲犬)。出乎意料的瘾头!我的天呀,那个看到Miranda拒绝做派的时候有切身之感的女孩到哪去了?同门 – 读书可不是为了进厨房- 的女性们,逃吧!这只堕落的羔羊已经陷进这个烤派,切饼干,舔面糊的世间太深而迷失了方向…  父呀母呀,我对不起你们。没在盖建筑大楼,反而在这里擀派皮。孩儿让大家失望了… *也对烘培上瘾还在勒戒的病人就不要再读了,免得重蹈覆辙 * “长官,就是这个人害我上瘾的!” 如果在座的一生中只要买一本食谱,那就买他的:Thomas Keller。说开了,对好食客来说食谱不过就是视觉上的黄色书刊。虽然在色彩图表上鲜辣刺激,但多数实物根本就与现实相距甚远,又缺乏教育性质对吧。终于我在堕落沉沦了30几本食谱之后,Thomas Keller的书为我带来救赎。他的食谱就是会成功。他的步骤充满了不可忽视的细节,又带着他对食物处理上严谨苛求的态度。连我这种烘培白痴都可以第一次尝试,就烤得出松脆的派皮。真的,这根本就见证了他的奇迹。 拿起手上的书,就能施展他的神迹。哈里路亚。 不过这个焦糖布丁派不在他的食谱里。我只不过就是把我想的塞进他的派皮里(唯!这里是阖家观赏好吗?)。我们在巴黎吃了超美味的咖啡焦糖布丁,一直想试试。我从来没做过,但这个成果是重试第二次比我想象中成功。我要感谢本人自己在巴黎的观察。我相信我发现了香脆焦糖的秘密,就是粗蔗糖。在巴黎吃到的脆焦糖有很粗的颗粒,绝不是一般细砂糖的结果。对我来说再方便不过,因为我本来就只用粗蔗糖。它比细砂糖香,又充满甘蔗风味。如果没有的话,星巴克有免费的,去买啦!! 派皮:原自Thomas Keller 1.6 杯普通面粉 180 克的冰冰冰黄油 3 1/2 大匙的冰水 1/2 小匙盐 1 1/2 小匙糖 * 这是原本派皮食谱的0.8份,所以分量有点奇怪 布丁: 1 1/2…

cream brulee pie featured

Forgive Me I Have Pie-d… 原諒我做了個派…

(ENGLISH) 我的天… 我的天… 我的天呀,各位!我竟然烤了一个派! 生命中只有另一個時刻可以與這件事相比:就是在紐約的最後兩年,我們被極端化的資本分子(好啦,是房租太貴了)趕出曼哈頓,搬到紐澤西河邊。就在路邊轉角,開著一家全世界看起來最悲哀,又熱愛紅脖子的卡拉OK Bar。我用著比結婚那天還要堅定的信念對Jason說,“不管那天,只要我們稍~~稍微撩起了進去這裡瞧瞧的念頭,就是我們已經被紐澤西化的那一刻!需要二話不說,馬上打包搬門回曼哈頓!”還好,我們成功地在沒被紐澤西化之下,殘存了一下。但竟在這裡被… 發生這樣的事。這明確地說明了我在另一個鬼地方待太久了,待到我竟然烤了一個派! 但撇開自我驚嚇不說… 這奇怪的滿足感是怎麼回事?陌生但又充滿了… 吸引力。難道烘培師傅無時不刻都是這種感覺嗎?難道這就是讓他們在每天四處還一片鼾聲的時刻,就起身做牛做馬的動力嗎?一種蓬勃的自我成就感,好像我剛把我的孩子送上哈佛(好啦,應該比較像是把我的狗兒們教成導盲犬)。出乎意料的癮頭!我的天呀,那個看到Miranda拒絕做派的時候有切身之感的女孩到哪去了?同門- 讀書可不是為了進廚房- 的女性們,逃吧!這只墮落的羔羊已經陷進這個烤派,切餅乾,舔麵糊的世間太深而迷失了方向… 父呀母呀,我對不起你們。沒在蓋建築大樓,反而在這裡擀派皮。孩兒讓大家失望了… *也对烘培上瘾还在勒戒的病人就不要再读了,免得重蹈覆辙 * “长官,就是这个人害我上瘾的!” 如果在座的一生中只要买一本食谱,那就买他的:Thomas Keller。说开了,对好食客来说食谱不过就是视觉上的黄色书刊。虽然在色彩图表上鲜辣刺激,但多数实物根本就与现实相距甚远,又缺乏教育性质对吧。终于我在堕落沉沦了30几本食谱之后,Thomas Keller的书为我带来救赎。他的食谱就是会成功。他的步骤充满了不可忽视的细节,又带着他对食物处理上严谨苛求的态度。连我这种烘培白痴都可以第一次尝试,就烤得出松脆的派皮。真的,这根本就见证了他的奇迹。 拿起手上的书,就能施展他的神迹。哈里路亚。 不過這個焦糖布丁派不在他的食譜裡。我只不過就是把我想的塞進他的派皮里(唯!這裡是闔家觀賞好嗎?)。我們在巴黎吃了超美味的咖啡焦糖布丁,一直想試試。我從來沒做過,但這個成果是重試第二次比我想像中成功。我要感謝本人自己在巴黎的觀察。我相信我發現了香脆焦糖的秘密,就是粗蔗糖。在巴黎吃到的脆焦糖有很粗的顆粒,絕不是一般細砂糖的結果。對我來說再方便不過,因為我本來就只用粗蔗糖。它比細砂糖香,又充滿甘蔗風味。如果沒有的話,星巴克有免費的去買啦! 派皮:原自Thomas Keller 1.6 杯普通麵粉 180 克的冰冰冰黃油 3 1/2 大匙的冰水 1/2 小匙鹽 1 1/2 小匙糖 * 這是原本派皮食譜的0.8份,所以分量有點奇怪 布丁: 1 1/2 杯全脂牛奶…

cream brulee pie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