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h on Mush 燉爛菜

(ENGLISH)

每一段關係,最終都會難以避免地走到要面對說實話的風險。

是嘛,每個人都有一些不為人知,怪異的癖好。一些在第一次約會的話題中,會神不知鬼不覺地被帶過去的事情。一些比喻上來說,就算還不至於是後車廂裡捆著地毯的屍體,但至少也是一雙臭到不行的鞋子。在我和Bloggy第18次約會的這天呢,我終於要誠實地宣布,本人有好多這種的… … 哈哈!最好是!最好是我有瘋到在網路上全部講出來!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這個,我看小美人魚不下30次而且還覺得自己愛上泰山

我超愛吃燉到爛掉的青菜!

我是說燉地很爛,很爛,很爛~~的青菜。所有生命的跡象和光彩全部被煮掉的青菜。因為在被煮到已經完全沒有生命結構的菜裡,也許賣相不佳,但萌生出另一層次的美味。或者該叫它“溫暖”的味道。

個人認為燉爛的青菜應該大大地被推廣一下。就拿美國南部的燉羽衣甘藍來說好了,比起川燙菠菜!是不是有代表性多了?我說,清脆碧綠的蔬菜評價過高,該是歡迎燉爛菜的時候了!有多少蔬菜擁有被燉煮的高可能性,譬如說白花椰菜,菠菜,苦瓜,冬瓜,菜頭,紅蘿蔔,高麗菜,大白菜,豆子,番茄還有好多好多!當然還有我們今天的幸運主角,莧菜(aka amaranth)!

我應該可以做個快樂的老人吧?滿足地過著只有假牙跟燉爛菜的日子。

“莧菜!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取了這麼高級的英文名?!聽起來好上流社會哦!從此我就叫你Amaranth 吧!”

Amaranth 可以在許多華人市場裡看到。有完全碧綠的顏色,也有像這樣帶著鮮豔的紫色。不是我要故作“懷舊”,但這真的是我爺爺最愛吃的蔬菜。而我也真的是吃著莧菜長大的。在我兒時的印象裡,莧菜永遠是燉地爛爛的。我也一直認為它本該如此。直到長大後發現,那純粹是因為我爺爺牙齒不靈了…. 但聽我說,我絕對不會推銷一個“錯誤”給大家。我真的認為莧菜注定了有被燉爛的價值。莧菜有些纖維粗燥,就跟羽衣甘藍一樣!鹹菜有一股特別而濃郁的味道,就跟羽衣甘藍一樣! !經年累月,我發現自己無意識地延長燉煮莧菜的時間,而且越爛越覺得好吃。連Jason 都被說服了對它的看法(他現在正被綁在椅子上,口貼膠帶,逼迫著點頭)。

燉爛菜呢,就是要配另一鍋同樣爛的… 燕麥粥!我常把他當咸稀飯來吃。對,很奇怪。但它真的就像咸稀飯呀,一個對心臟比較友善的鹹稀飯!雖然同樣賣相不佳,但一樣溫暖人心。試試看吧?

燉莧菜:

  • 1 公斤莧菜
  • 10 顆大蒜
  • 1 小顆洋蔥
  • 3/4 到 1 杯雞高湯 (無鹽)
  • 1/2 小匙蝦皮
  • 3 大匙油
  • 1 小匙白胡椒粉
  • 2 ~ 3 大匙魚露
  • 2 大匙蝦皮
  • 2 顆蒜頭泥
  • 一點魚露
  • 1 小匙白胡椒粉
  • 1 大匙油

燕麥粥:

  • 1/2 杯快速燕麥
  • 1 杯雞高湯 (無鹽)
  • 鹽和黑胡椒

* 蝦皮可以在各大華人市場買到。如果沒有,用2 條油浸緹魚也可以,但魚露量要減少。

莧菜泡水洗淨,根部拔掉。如果莧菜梗部很粗,拔掉根部的時候,不要捏斷,慢慢地往葉子方向拉開。梗上比較粗的纖維就會一起被拉下來。再將莧菜切成小段。這過程雖然麻煩,但如果把梗全部切掉,剩下的量可能寥寥無幾。

煮開一大鍋水,加一把鹽巴。莧菜在滾水里川燙2分鐘,拿出來泡在冰水里。冷卻後,將所有水分擠乾,再大概切段。

OK,這個川燙的部分並不是一定要的。莧菜也可以直接燉煮,但它會釋放非常多的水分,較不容易收乾。雖然莧菜釋放出的湯汁有漂亮的紫色,但我決定先川燙後,以雞湯代替它原有的湯汁。雞湯可以帶來多一層的味道,收乾也較容易。

在一個小鍋裡,用2~3大匙油,炒10顆切碎的蒜頭,1小顆洋蔥,和1/2小匙蝦皮。洋蔥有些上色後,加入莧菜,魚露,白胡椒,和3/4杯雞湯(或莧菜的一半量)。轉中火,燉煮20~30分鐘,湯汁差不多收乾一半。

燉煮的同時,在另一個小鍋裡,燒熱2大匙油,加入2大匙蝦皮,和2顆蒜頭泥,魚露和白胡椒,稍微炒香馬上離火。小心因為它很容易就會焦!

將莧菜承再盤裡,再加入炒過的蝦皮,撒上些許白胡椒。

燕麥粥就非常快了。將1/2杯的快熟燕麥和1杯雞高湯小煮2分鐘。再加入少許鹽和黑胡椒。

Be first to comment


+ 7 =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