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11th, 2012

porchetta sandwich featured 3

I-Think-It’s-Asian Porchetta Sandwich 火烤五花三明治

(ENGLISH) 我開始質疑什麽東西可以稱之為“亞洲風味”。 Jason 咬了一口,用著他很“豬油”的嘴巴問我,“為什麼要叫 Asian 亞洲風味?”。蛤?…我想是因為… “它的醃料啦!”。我暗地裏夾著不肯定而 – 肯定地回答他。我的意思是,我能不能將它稱為“亞洲風味”,只因為豬肉醃料裏有魚露,大蒜蛋黃醬裏有生薑,和搗辣椒是由一道湖南菜而來的靈感嗎?是,我想應該合理吧。所以體諒一下。如果有人覺得食譜名字有點莫名其妙,請記住,我已經自我宣佈過患有困惑人格分裂症。但是如果以上只是我自己在心虛而過於敏感的話,那就別理我。繼續。 不過等一下,因爲我對於“porchetta”這個字眼也有點小小的心虛。嚴格上來說嘛,“porchetta”是意大利將整只豬去骨,抹上香料,帶皮卷綁起來烤至皮脆的一道菜。所以我想我充其量也只不過能較這個是“快速版” porchetta。簡易方便版。一道 ~我有3只狗一個屋子和一個部落格要照顧~ 版。作弊!…哎喲… “簡易方便”這幾個字眼聼起來實在有點刺耳。好啦好啦,我發誓不久的將來一定為大家做一次真正的“porchetta”(至少要是帶皮的)。高興了吧,Mandy小姐? OK,以上都是我一個人在自言自語。突然有點咕嚕上身。 剛剛說到哪?哦對, porchetta (其實是)火烤五花肉。我第一次有衝動要烤五花肉是在我們還住在紐約的時候。那時候在一個“沒事做”的周末“一定要做”的事,就是開車去 Edgewater 的 Mitsuwa 日本超市。在那裏,我第一次看到了美到發亮,方的完美,名副其實“5 層肥肉和瘦肉交錯”的傳説黑豚豬。我不可能搞砸它的。因爲它不可能被搞砸!撒點鹽巴丟進烤箱,隨隨便便都會好吃啦。你看,五花肉就是這麽貼心。肥瘦相間地讓它想難吃都… 很難。近年來美國人才發現了這在亞洲風行已久的部位,心裏在想這麽多年來它都躲到哪去了?Enjoy,兄弟。Enjoy….

Read More
porchetta sandwich featured 3

I-Think-It’s-Asian Porchetta Sandwich 火烤五花三明治

(ENGLISH) 我开始质疑什么东西可以称之为“亚洲风味”。 Jason 咬了一口,用着他很“猪油”的嘴巴问我,“为什么要叫Asian 亚洲风味?”。蛤? …我想是因为… “它的腌料啦!”。我暗地里夹着不肯定而- 肯定地回答他。我的意思是,我能不能将它称为“亚洲风味”,只因为猪肉腌料里有鱼露,大蒜蛋黄酱里有生姜,和捣辣椒是由一道湖南菜而来的灵感吗?是,我想应该合理吧。所以体谅一下。如果有人觉得食谱名字有点莫名其妙,请记住,我已经自我宣布过患有困惑人格分裂症。但是如果以上只是我自己在心虚而过于敏感的话,那就别理我。继续。 不过等一下,因为我对于“porchetta”这个字眼也有点小小的心虚。严格上来说嘛,“porchetta”是意大利将整只猪去骨,抹上香料,带皮卷绑起来烤至皮脆的一道菜。所以我想我充其量也只不过能较这个是“快速版” porchetta。简易方便版。一道~我有3只狗一个屋子和一个部落格要照顾~ 版。作弊! …哎哟… “简易方便”这几个字眼听起来实在有点刺耳。好啦好啦,我发誓不久的将来一定为大家做一次真正的“porchetta”(至少要是带皮的)。高兴了吧,Mandy小姐? OK,以上都是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突然有点咕噜上身。 刚刚说到哪?哦对, porchetta (其实是)火烤五花肉。我第一次有冲动要烤五花肉是在我们还住在纽约的时候。那时候在一个“没事做”的周末“一定要做”的事,就是开车去Edgewater 的Mitsuwa 日本超市。在那里,我第一次看到了美到发亮,方的完美,名副其实“5 层肥肉和瘦肉交错”的传说黑豚猪。我不可能搞砸它的。因为它不可能被搞砸!撒点盐巴丢进烤箱,随随便便都会好吃啦。你看,五花肉就是这么贴心。肥瘦相间地让它想难吃都… 很难。近年来美国人才发现了这在亚洲风行已久的部位,心里在想这么多年来它都躲到哪去了? Enjoy,兄弟。 Enjoy. 面包夹五花已经很怎样了,但还是要谈谈佐料。一个有自我要求的三明治怎么能少几个屌一点的佐料呢?姜汁蛋黄酱的做法这里就不多说了,因为已再上一篇“普㑩旺斯蛋黄酱”里详细说明了。稍做变化的部分会在这里稍微讲解一下。还有“捣辣椒”是一道湖南菜“辣椒捣皮蛋”里抽出来的。如果有又聪明又酷的朋友们尝试做了“油封辣椒酱”,而且在冰箱的某个角落正坐着一小瓶,那也可以用那个代替。…

Read More